国统区进步的戏剧电影运动
http://www.cflac.org.cn   2007-09-05      来源:中国文艺网

国统区进步的戏剧电影运动

阳翰笙

  一

  中国的戏剧运动和电影事业虽均曾有三十年的历史,但继承着五四反帝反封建文艺传统的中国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文艺工作者,比较有组织有计划地去领导这两个运动,却开始于大革命失败以后的一九二八年。

  从一九二八年到现在已有二十二年的历史。在这二十二年间,中国曾经历了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也就是说曾经经历了土地革命时期,抗战时期和人民自卫战争时期。在这三个历史时期中,我们的戏剧电影文化运动,因为是在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没有光明的反动的国民党统治区中展开的,所以我们的运动和解放区比较起来是有它的特征的。

  它的特征是:

  一、国民党对于进步的戏剧电影,二十二年来都一贯地采取摧残压迫的反动政策,他们用尽种种残酷卑鄙的方法,随时给以打击,并企图把进步的戏剧电影运动加以扑灭。

  二、过去的这二十二年间——除了近三年被我人民解放军逐渐解放了的之外,中国所有的大城市都在国民党反动势力的统治之下,所以我们的活动虽然主观上是企图与工农大众接近的,但终因受了国民党的阻挠打击,被逼迫着不能不长期地停留在城市中工作。

  三、国民党反动派,既用尽种种方法在我们和劳动人民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使我们无法进到他们中去,因而我们的运动在长期中就不得不以知识分子和城市中的小市民为活动的对象。

  由于上面所述的这些特征,我们进步的戏剧电影运动,和反动的国民党之间,就形成了一种残酷的斗争。而在种种高压下面,我们斗争的方法,也就变得具有了曲折性和复杂性。自然,这在我们的成就上,是会受到严重影响的,因此仅管我们也干了不少工作,却是始终有其局限性的。但也由于我们的斗争是如此之残酷,与富有它的曲折性与复杂性,我们在运动上也就积累了许多属于这种方式的斗争的经验。

  现在我们把各个时期中斗争的经过和运动的经验,概适地——就一时所能搜集到的材料,或详或略地报告一下。

  二

  中国进步的戏剧电影运动,一开始就短兵相接地遭遇到国民党反动派残酷的镇压。我们不要忘记,参加左翼剧联的宗晖同志就是我们的第一个殉道者,他是一九二九年在上海被捕后遭国民党反动派残杀的。此外,谢玮棨同志也被害于南京。在电影方面,民国党曾指挥他的特务流氓,用“电影界铲共同志会”的名义烧毁过当时为我们所领导的艺华影业公司。这些事件就证明了国民党反动派从最初起就对革命的戏剧电影运动采取着最残酷的恐怖手段。

  尽管国民党反动派用这样残酷的白色恐怖的手段,来对付当时在展开着的革命的戏剧电影运动,可是他却丝毫都没有办法把这运动镇压下去。相反地,由于我们在戏剧电影上反帝反封建的纲领得到广大的戏剧电影工作者的拥护,这一运动却得到了空间的发展。特别是从“九一八”“一二八”以后到“七七”事变之前,戏剧和电影都有着非常辉煌的成就。

  从戏剧方面说,在“九一八”前后这运动的开始时,工作者就以相当尖锐的革命者姿态,企图通过戏剧这一艺术,深入到工厂和农村中去对工农群众施以革命教育。因此,上海着名的工厂区如杨树浦和小沙渡等处,在工厂中都有我们蓝衣剧社的戏剧活动;山海工学团小型活报剧的演出,也在大场、北新泾等地吸引了不少农民群众。当时在城乡所演出的剧目:如《炭坑夫》、《贼》、《爱与死的角逐》、《西线无战事》、《工场夜景》、《月亮上升》、《乱钟》、《到明天》、《烽火》、《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等大小型的戏,都是有程度不同的战斗性与现实意义的。在这同时,革命的戏剧运动,也以革命的文艺理论去批判了当时弥漫于剧坛上的唯美主义、旧写实主义、和为艺术而艺术等作风,从而促使一些着名的演剧团体,和优秀的戏剧工作者,在本质上起着变化,并迅即服务于进步的革命的戏剧运动。

  但反动的国民党残酷的迫害也紧跟着来临了。包括大道剧社、五月花等十五六个业余剧团,都先后被迫解散。直到“七七”对日战争前夜,配合着山雨欲来的政治情势,沉潜的力量重新迸发,重新集中,同时也把运动的主要对象,从工农群众中转移到城市知识分子和小市民层中来。这时主要的团体如业余实验剧社、四十年代,再加上别的剧团,就陆续演出了一连串有名的剧目,属于创作范围的如《回春之曲》、《赛金花》、《秋瑾》、《武则天》、《太平天国》、《雷雨》、《日出》;属于世界名着范围的如《娜拉》、《钦差大臣》、《大雷雨》、《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等。从这一阶段的剧运中可以看出几种特点:一、有了过去的经验,在改变斗争的方式之下,竭力争取公开的存在,大规模的演出,除了采取了史剧的形式,借古鉴今用以作“历史的讽喻”外,也用世界的名着来反映国内的客观现实。二、从游击战式的业余演出进展到阵地战式的职业演出,这样一来赤手空拳作战的经济困难突破了,同时观众扩大了,影响也较广泛了。地域方面也不再局限在上海、北平、南京、杭州、汉口等地,有好些中小城市也都有了戏剧活动。三、从创作到演出,都较以前为成熟,艺术水平被提高了,舞台技术也进步了;优秀的剧作家相继出现,包括各方面的新人也大量地在产生出来。以后活跃在对日战争中的戏剧团队的许多干部,也在这时候培养了适当的基础。

  在电影方面,这以后,虽然也有过一些优秀的制作,但从总的方面看,成为它的主流的,却是《火烧红莲寺》这一类神怪武侠、封建迷信等制作,次之则是鸳鸯蝴蝶、侦探、滑稽,和各种黄色的软性制作。“九一八”和“一二八”的事件相继爆发后,由于国难的严重,也由于进步的电影批评的督促,而使占最多数的电影工作者有着空前的觉醒。这时主要的公司有“联华”、“明星”、“艺华”等,经营者在大势所趋,和民族危机的震烁之下,也都有着良好的表现。随之,是进步的文艺工作者,开始参加了电影的实际工作,和原有觉醒了的工作者,迅即密切地合流起来。这使所有作品都在面对现实中变得朴素、严肃,即扫荡了过去那种神怪淫靡的妖风,也用全力来注意剧本的内容与意识。这时工作者主要的课题,对外是主张坚决地抗拒日寇的侵略,对内是暴露反动政府的媚外无能,与它所造成的农村破产、工人失业、和社会的种种黑暗。当然,反动政府始终是不会忘了以狰狞恐怖的面目来威临着进步的工作者的,于是,有“民族生存”的遭到禁映;《中国海的怒潮》和《上海二十四小时》之被剪得体无无肤;临到了“七七”抗战的爆发,《王老五》中关于抗日反奸的场面,也还被强令剪去——在这数年中,银幕上甚至就不许有“九一八”的字眼出现!

  在这种种残酷的压制之下,许多进步的工作者先后都受到严重的警告和迫害,并进而用暴力捣毁了“艺华”。但工作者并不因此而退缩,随之是展开了韧性的战斗——在作品上避开了正面的描绘,迂回地,而也作更深入的发掘。这样,在全体工作者的艰辛奋斗之下,就造成了中国电影事业上空前未有的辉煌的成就(即使是后来的人民自卫战争时期,在质上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从作品的数量上,因制片机构多数已被反动政权所盘据,却还是不及此时之多的)。在这时期的出品中,进步的电影歌曲,如《渔光曲》、《义勇军进行曲》、《大路歌》、《毕业歌》、《新女性歌》……等,总数即达百首以上,这些歌曲中许多都是家喻户晓,传遍全国的。进步的电影如:《渔光曲》、《桃李劫》、《三个摩登女性》、《母性之光、《狂欢之夜》、《迷途的羔羊》、《逃亡》、《大路》、《春蚕》、《狂流》、《小玲子》、《自由神》、《十字街头》、《都市风光》、《马路天使》、《青年进行曲》……等,共达四十余部之多。这些作品,都曾得到国内外千百万观众热烈的欢迎和拥扩。其中《渔光曲》一片,还曾参加苏联的电影比赛,获得了荣誉奖。而在马莱调查团访华时,他看到了这许多作品,就曾说过除了苏联以外,世界其它的国家,在电影的进步性上,还没有如此众多的制作。

  这一成就,一方面为我们救亡图存的民族抗日战争作了思想上的准备和行动上的动员;另一方面也为后来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区和国统区的电影工作蓄积并提供了大批干部。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