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丰:四年来美术工作的状况和全国美协今后的任务
http://www.cflac.org.cn   2007-09-05      来源:中国文艺网

四年来美术工作的状况和全国美协今后的任务

在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全国委员会扩大会议上的报告

江 丰

  一

  自从第一次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以来的四年中,全国美术工作,为了适应广大人民对美术品的大量需要,有了很大发展,改变了美术运动的面貌。主要成绩表现在这几个方面:

  新的人民的美术,获得了广大的发展。美术作品的发行数量大大增加了,扩大了美术普及的范围。新的年画、连环画和政治宣传画的出版发行增加很快,总销数已达一亿八千万份以上,幻灯画片和通俗画报也有很大发展。各省编印的通俗画报,1952年曾达36种。作品的数量,据不完全的统计,四年来仅在报纸上发表的和出版社印出的年画、讽刺画、宣传画及其它的绘画就有六千八百余件,连环画单行本和报纸上发表的连环画共六千四百九十余套。此外,国画、油画和雕塑的创作,近年来也有了一些进步,开始与群众的生活发生了联系。这些美术作品所反映的生活范围是很广泛的,通过这些作品,可以看出我国社会各方面的巨大变化。由于这些作品紧密地配合了人民各方面的斗争,因而在激发群众的劳动热情和爱国热情方面,在配合各种社会改革运动方面,都起了相当的作用。

  四年来,美术创作的质量也逐步有一些提高,产生了一些比较优秀的,在形式和风格方面有独创性的作品,如:油画“开国大典”(董希文作),“地道战”(罗工柳作),“送参军”(王式廓作);雕塑“刘胡兰”(王朝闻作),“护厂”(萧傅玖作),“民兵”(张松鹤作);年画“新娘子讲话”(彦涵作),“劳动模范游园”(李可染作),“妈妈安心去生产”(张乐平作),“幸福婚姻”(石鲁作);木刻“渡江”(古元作);政治宣传画“学习苏联先进生产经验”(李宗津作);国画“民族大团结”(叶浅予作),“鸭绿江畔”(蒋兆和作),“和平万岁”(于非闇作),“献马图”(胡若思作),“森林”(黎雄才作);方成、钟灵合作的政治讽刺画,顾炳鑫的某些连环画;邵宇的“首都速写”,古元的“朝鲜速写”;清华大学建筑系的景秦蓝设计,中央美术学院实用美术系的瓷器设计,沈福文的漆器等等。青年作家方面,如林岗的年画“群英会上的赵桂兰”,邓澍的年画“保卫和平”,桑吉雅的年画“牛羊兴旺”,刘继卣的连环画“鸡毛信”,顾生岳、娄世棠、徐永祥合作 的连环画“赵百万”,周立、陶治安、路坦、贲庆余、王绪阳合作的连环画“童工”,秦征、陈因合作的素描“探宝山”,姜燕的国画“考考妈妈”等等,也都是相当优秀的作品。以上作品,在术界和群众中都有良好的影响。美术创作上所获得的成绩,当然是作者们努力的结果,但那些为创作服务的美术组织工作者,美术理论研究者,美术编辑和出版工作者以及培养青年的美术教育工作者的辛勤劳动,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我们的美术作品,通过展览、交换等对外交流的方式,在国际和平友好中也发生了有益的影响,并促进了各兄弟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对于新中国人民生活的了解,加强了对新中国美术的认识。根据统计,我国的美术作品曾以不同的方式在三十五个国家轮回展出,苏联和各人民民主国家的艺术界对于新中国的美术作品很重视。很多的兄弟国家出版了古元等中国木刻家的选集,翻印了中国的讽刺画选集“纸老虎”。

  群众业余美术活动,由于积极配合社会改革运动和生产竞赛,近年来也有很大的发展,如远东一省有八十个漫画站,仅1951年在该省十六个市、县就张贴了四万多幅讽刺画和宣传画。群众业余美术活动在工厂中的发展更加普遍,作品的数量很多,如上海“劳动报”一年半中登载了七百四十七幅工人的作品,北京人民印刷厂的职工仅在三反运动中就画了一千多幅宣传画和讽刺画。一般规模较大的工厂都组织了美术小组,人数最多的北京电信局的美术组发展到二百多人,上海的工人业余美术班,一开办就有一千多人报名。这说明了工人对于美术要求的热烈。工厂美术组的创作活动在配合政治运动和生产运动方面,都起了很大的作用。美术工作者在辅导群众美术活动上,如办训练班、开展览会、指导创作、评奖作品等等,对工人美术活动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这是北京、上海和东北的工厂美术活动所以做得比较好的重要的原因。我们对于热心训练工人美术干部和指导工人创作活动的团体、刊物和个人,如上海“劳动报”的美术组,北京业余艺术学校的美术系,上海的“漫画”杂志的“漫画讲座”,和中央美术学院下厂的师生,应当在这里给以表扬。

  广大美术工作者进行了思想改造,特别是文艺整风和三反运动,帮助了美术工作者在思想上有了更大的进步,毛泽东同志所指示的“为工农兵服务”的文艺方针,成为大多数美术工作者共同的纲领;因而能够比较彻底地批判了非政治的艺术倾向和把艺术当作商品的恶劣现象,推动了许多美术家到群众斗争中去(仅在北京一地就有五十多人到工厂、农村、朝鲜前线),获得进一步的锻炼。这对于美术工作的开展和创作水平的提高,都具有重大的意义。此外,在为工农兵服务这一崇高的目标之下,美术工作者中间长久存在的门永之见、新旧之分等等消极现象,也逐渐在克服,并且建立了互相帮助,互相学习的风气。

  与此同时,四年来美术队伍的新生力量大大增加了。除美术学校中和在实际工作中培养了大量的青年美术工作者以外,不少国画家、旧连环画作者和月份牌画家经过了思想改造的学习,也创作了新内容的作品。为了便于组织创作和学习,北京、上海等地的国画家们成立了中国画研究会等团体。上述一切,对于今后美术工作的开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二

  四年来,美术工作虽然有很大发展,有一定成绩,但从人民的要求来看,显然是不相称的。我们的工作还存在着许多缺点,因而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自满。主要的缺点表现在这几个方面:

  这几年来,创作(主要是年画和连环画)虽然很多,但限于一般作者的思想水平和艺术水平,并且经常是在突击式的情况中从事创作,缺乏艺术的加工,因而一般作品的质量不高。这种状况的产生,除了由于作者缺乏熟练的描写技术以外,原因之一是创作方法上存着以肤浅的政治概念和表面的生活现象生硬地揉合在一起的公式化、概念化的倾向。这种倾向的产生,主要是作者把艺术服务政治的原则庸俗化了。不少作者对于那些在生活中充满着新鲜气息和富有感人力量的场景,往往以为不能表达所谓重大主题,看不上眼,而硬要拿一些抽象概念和政策条文来入画,这样就限制了取材的范围,并且使题材一般化。由于这种创作倾向,在艺术表演上便产生了这样两种不良的现象:一种是,片面要求作品的内容丰富,往往不顾艺术表现局限性,非分地要求造型艺术表现它所不能或不宜表现的事物。这通常是把一个事件中的许多过程或把不同时间地点的事件,不合理地杂凑在一幅画面上。有时不能依靠形象表在题材内容时,就在画面上用文字、符号去代替形象。这样的作品,严重地破坏了画面的统一和形式的完美。另一种倾向是滥用“群众场面”。作品上的群众场面,大多是没有生命的,群众的动作呆板,缺乏相互间的呼应,很少有自己的思想和情绪。这些群众对作品中所描写的事件往往是漠不关心的,或者也只有一些人为的表情,因此,这样的群众,不能突出地表现主题,只能填塞画面,造成外表的热闹而已。和这些状况同时,作品的形式和风格的一般化的倾向,也严重存在着。许多作者往往安于现存的一套表现,缺乏大胆创造的精神,形成了目前创作上老是重复着以陈旧的手法表现陈旧的材的保守现象。

  解放以后,对于中国画的改进曾经提出应从实际出发,描写现实的人物和事物的要求,北京和上海等地的中国画研究会,就是在这个方针下成立起来的。从有些画家的作品证明,用中国画的表现方法和表现工具描写现实生活是可能的。中国画改进工作中的缺点,首先是对于那些热心描写新题材而又缺乏创作经验和实能力的国画家,很少给以具体帮助和必要鼓励,因而影响了他们的创作热情,其次是,对于部分国画家在改进中国画进程中发生的一种不顾情况、不顾条件的急躁情绪,没有给予适时的纠正。第三,对于保守的(以为中国画不能反映新的现实的)艺术观点,没有任何批评。这样,一方面曾造成不少国画家搁笔不画或者用填格式的方法画了一些形式和内容极不协调的“新国画”;另一方面助长了一些保守思想较深的国画家对于描写新内容的中国画的非难,并以此为藉口而拒绝改进中国画。

  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实用美术也有了一些发展。但是由于美术界的缺乏重视及生产部门的缺乏正确领导,目前的美术设计还表现很大的混乱。有的人为了表现新的内容,极不地把领袖像和一些革命的符号当作“新”的装饰图案而到处乱用。例如,有人设计了这样一把茶壶,壶盖是用立体五角星组成,壶把是用镰刀斧头组成,在壶身上画的是国徽和领袖像。此外,在图章、烟嘴和烟灰盘上刻印领袖像,在背心上印制红星和白鸽,在枕头套上刺绣党徽和国旗,更是常见的现角。另一种人在运用民族图案的藉口下,往往不顾设计对象的性质和内容,任意搬用敦煌“藻井”、民间剪纸、汉代石刻等图案做画刊的装帧,用“飞天”做舞台布景和会场装饰,等等。目前实用美术部门中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就是许多设计专家还停留在纸上设计,很少与实用美术品的生产结合起来,积极地去负起改进和发展实用美术的任务。

  群众的美术活动的发展,一般还处在自流的状态。有不少厂矿的美术组由于缺乏指导而相继垮台了。有些美术家辅导工人的美术活动,往往不从工人现有的创作条件出发,而硬搬美术学校一套画石膏像、涂明暗的训练方法,结果,工人反而缩手缩脚不敢动笔创作了。

  美术工作者的学习状况是不好的。一般美术工作者不喜欢阅读政治书籍,以为这是和业务没有重要关系的负担;也不喜欢阅读文艺书籍和文艺理论,不了解文艺理论对于美术创作的重要作用。还有许多美术家也不经常练习技术,没有把练习技术当成自己的日常功课。美术工作者中间特别缺少创作的讨论和座谈,缺少关于美术工作状况的批评。对于以各种面目出现的资产阶级思想,例如轻视普及工作,轻视民族遗产,盲目崇拜西洋,漠视创作的思想性等等非政治倾向,我们没有进行及时的有力的斗争。由于缺少有组织的创作研究工作,对于好作品的表扬不足,对于坏作品的批评也不足。参加批评工作的只限于极少数人,多数美术家对于这一工作采取冷淡态度。各个美术机构虽然搜集了不少群众对于美术作品发表的积极意见,可是没有认真研究和分析这些意见,更没有运用各种适当方式培养青年的批评工作者,扩大批评的阵线。

  三

  美术工作仔的这些缺点,和全国美协缺乏明确的方针任务,和没有积极负起领导全国美术工作的责任是分不开的。

  为了克服美协工作上的缺点,美协常委会在今年七月曾经通过一个改组机构、整顿工作的方案,后来又把这个方案作了些必要的补充。现在我把这个方案的内容说明一下,希望各位委员和代表们多多提出意见。

  为了使美协真正能提负起它的领导责任,它必须成为专门的美术家的职业组织,并且必须由必要的专职的工作干部组成经常的工作机关。关于美协的性质和任务,我们已经在新的章程草案中作了具体的规定,希望大家讨论。在这里,我们想对美协的领导机关的具体工作一些提议。我们提议美协全国委员会下面设立这样几个工作部门:

  一、创作委员会:这是一个组织会员创作活动和学习活动的工作部门。按照美术创作的分类,委员会中设立六个小组(绘画组、国画组、版画组、讽刺画组、雕塑组、工艺美术组),以便根据会员的创作分工,组织会员的创作和学习。除将北京的会员分别编入各有关小组外,其它地区可根据当地的具体条件,经过会员小组或个人,在创作问题上与创作委员会取得经常的联系。

  创作委员会必须了解会员的创作计划和创作情况。通过组织会员深入生活,讨论创作问题,创作经验和对于创作中不良倾向的批评等活动,以解决会员们在创作中所存在的问题,使会员们的创作计划能够顺利地完成。

  二、民族美术研究委员会:这是一个推动学习与研究民族古典美术和民间美术的工作部门。它应当和全国研究古典美术和民间美术的团体和个人发生经常的联系,从而发现问题,组织讨论。它应当举办有关民族美术的各种专门问题研究的报告和座谈,各种古典美术作品和民间美术作品的观摩、展览和编辑出版工作。它应当把对于民族美术的研究和学习,和我们现在的创作实践以及民间工艺美术品的改进紧密地结合起来,使美术家在研究和学习中,真正能够继承和发扬民族美术的优良传统,使我们的美术作品和工艺美术品,更能符合我国广大人民的需要。

  三、普及工作部:普及工作部的工作包括两个主要方面,即对于青年美术工作者的指导和对于群众业余美术创作活动的辅导。这两方面的工作都是扩大美术队伍和培养新力量的重要环节。在指导青年美术作家方面,要针对着目前青年作者的作品中主要的问题进行研究,加以讨论,使青年作者得到真正的帮助。在辅导群众业余美术创作活动方面,应当着重将群众业余美术创作活动的情况材料加以搜集和整理,将美术工作者辅导群众创作的经验加以总结,召集业余美术创作的活动分子座谈,解决他们在创作中发生的问题。此外,它还应当组织美术家参加辅导工作,使美术家与群众的美术活动发生密切联系。

  普及工作部应该经常推荐青年作者和工农兵群众的美术品在各种通俗刊物、画报上发表。通俗刊物和画报上不仅要选登群众的优秀作品,而且应当在可能条件下增设指导群众习作的专栏,使群众在美术创作上能得到较多的知识。

  四、编辑部:编辑部的工作可以分作三个方面。第一、出版一种以广大工作者为对象的刊物。这一刊物的内容应当针对着美术工作者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加以研究、讨论,例如,如何体验生活,如何进行学习,如何提高思想水平和艺术技巧等,还当登载对于作品的批评、问题讨论和学习心得等等。第二、协助美术出版机构,加强画册的编辑(包括现代的和古典的优秀作品选集)和美术理论书籍的编辑(包括介绍苏联的艺术理论)。第三、应主动地向外推荐的美术作品。

  五、展鉴部:展鉴部的工作应当是充分研究群众的需要,了解创作的情况,了解各种美术作品的展出工作在美术运动中的社会意议,然后与创作委员会和各种研究部门的工作密切配合,订出对外展出和对内观摩的计划。今后美协举办的展鉴会应当包括下列三方面:一、配合会员的创作活动和适应社会需要,举行全国性的和小型分类的美术作品展览会,使美术作品经常与群众见面;二、组织优秀的美术作品出国展览;三、配合研究工作,举办各种现代作品和古典的观摩会。

  上面所说,就是我们所提议的美协领导机关今后工作的主要内容。要把这些工作做好,一方面必须要有专职的干部担任经常工作,另一方面必须要全国委员会全体委员和美协全体会员经常地关注、督促和指导。我们希望全国委员会能够详细地考虑今后美协工作的问题,使我们的美术事业能够和全国人民建设事业的发展相应地一同发展。